|个人中心 | 退出 | 登陆 | 注册 | 订阅
未完成

95亿卖掉饿了么之后,张旭豪面前有两条路,他会选择哪条?

2018-04-02 17:42 | 作者: 马钺

吉林体彩 www.bzqnr.com 张旭豪闯进会议室,头上冒着汗,他双手并用,花了一番功夫,略显笨拙地让脑袋挣脱领带的束缚,然后解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。接着又解开一颗。

在这之前,他刚刚把自己创办十年的公司饿了么卖给阿里巴巴。

从2月底就传出流言的这桩交易,今天终于靴子落了地。这笔交易的金额高达95亿美元,交易完成后,饿了么成为阿里的全资子公司。张旭豪留任董事长,还将出任阿里CEO逍遥子张勇的新零售特别助理。他交出了CEO,这个职位由原阿里健康CEO王磊出任。

95亿美元的收购金额,不仅创造了阿里收购史上之最,也刷新了中国互联网圈纪录。这符合阿里的风格:对于志在必得的收购对象,阿里出手一向大方。2014年收购UC,马云拍出了10亿美元,令俞永福无法拒绝;2017年底入股高鑫零售,张勇也非常大方的付出了28.8亿美元。

在现在的竞争态势下,饿了么哪怕上市成功,市值恐怕也很难高于95亿美元,所以在之前的传闻中,投资人都是非常happy,金沙江、经纬等进入比较早的基金,投资只有数百万美元,但回报翻了上百倍。

投资人happy了,张旭豪呢?

从感情上,作为创始人,他舍不得。把公司卖给阿里造成的情感冲击,创始团队花了好几天来消化。“几个创始人从大学宿舍开始做起,从0到1,把饿了么做成百亿美元的公司,我们对饿了么的情感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。”

但是,理性告诉张旭豪,商业归商业,“今天这个选择,对于整个公司、股东、跟我们一起打拼的小伙伴们,都是最好的选择,也是对饿了么未来发展最好的路径。”

卖出公司的背景,是在和最大对手美团的竞争中,饿了么渐渐处于下风。美团2016年已经宣布实现盈利,还根据王兴的t型战略四面出击,进入了生鲜、出行等领域。而去年年中,有人问张旭豪饿了么赚钱了吗,张旭豪回答:“我们正走在赚钱的路上。”也就是还没赚钱。

尽管收购百度外卖让饿了么在外卖市场份额上超过了美团(易观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第四季度,我国外卖交易市场总规模达667.3亿元,环比增长16.2%,同比增长81.8%,其中饿了么加百度外卖合计份额高达49.8%,占据半壁江山,美团外卖则占据43.5%),但整体形势仍然在缠斗之中。

张旭豪自己非常清醒:“逍遥子说的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:为什么饿了么一直跟竞争对手拉不开明显的差距?关键一点是因为之前大家都在抢二楼。”

现在,张旭豪觉得,正如老逍所言,“在阿里巴巴世界级的体系里,我们跑到了六楼,我们六楼打别人二楼!”

从利益上,据36氪报道,在阿里收购前,经过数轮稀释,张旭豪手中的股份仅有2%。按照95亿美元估值折算,张旭豪落袋不到2亿美元。

这笔回报足以让普通人财务自由,但对创业10年、生性好胜的张旭豪来说,2亿美元恐怕不足以抵消他的饥饿感。

现在摆在张旭豪面前的选择,是在阿里待到解禁后离场,拿着2亿美元继续创业,还是留在阿里这个巨大的经济体内,向上攀爬?

一条路是优酷古永锵、大麦曹杰等走过的路,他们将公司卖给阿里,获得丰厚的回报,以及一个荣誉头衔,开始悠哉游哉的退休生活,或者掉头不顾而去,开辟一个新战场。

另一条路上走着的,是友盟蒋凡、大润发黄明端和银泰陈晓东。他们从阿里那里获得的不只是财务回报,还包括一个更大的舞台,从而更大程度地实现了自己的价值。与此同时,他们还得以将个人价值继续与自己亲手创办的企业捆绑在一起——这可能是那些走在那条路上的创始人更珍视的东西。

蒋凡这个85后年轻人,进入阿里后成功领导了淘宝从pc端向移动端的转型,去年年底出任淘宝总裁;尽管陈晓东把银泰的新零售转型称为“旧城改造”,但银泰在他的率领下连续20年增长,同时在阿里的加持下频频攻城略地,刚买了开元商城,又瞄准了万达百货。

张旭豪会选择哪条路?

在张旭豪看来,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可能得先问问自己做饿了么的本心,先回答那个汪峰式的问题:“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饿了么的梦想,是Everything30——本地生活30分钟之内上门服务。

阿里可以给张旭豪实现梦想的一切:资源、体系、人才、钱。除了独立。

那就不独立了。“一家伟大企业是由价值观驱动的,只要这个决策有利于我们实现梦想,我们反而应该更加主动的去做这件事,”张旭豪说,从这个角度,他没有任何遗憾可言,反而更加激动,“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我相信未来我们的机缘,我们手上有的牌比别人更多。”

之前张旭豪曾对媒体说,饿了么最应该反思的,是最早创业的时候没有想清楚“未来10年整个社会不变的是什么事情,导致被现在这帮对手追着。”

现在他觉得自己想明白了,那就是本地生活30分钟上门,而且看到了胜利的曙光:“这次的合并奠定了未来十年后的格局。只要把体系化的东西再上一层,我们就战无不胜。”

问题的另一面是:阿里需要张旭豪吗?

如果需要,为什么要派一个CEO过来?

“给饿了么派CEO,是我和创始团队对阿里提出的最重要的要求。”张旭豪否认这是阿里的夺权之举,“我作为董事长,更多是在做战略规划和战略决策上。未来钱不是问题,组织能力(很重要),人一定要派好的。CEO、HR过来提升我们的短板,资源方面阿里巴巴又有最好的布局,人钱物聚集在一起,这是为了饿了么下一步腾飞做基础。我兼任逍遥子新零售特别助理,可以拿到更多资源。”

从阿里的角度看,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,乃至在新零售领域,张旭豪肯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随着规模极速膨胀,边界不断扩展,不止一位阿里内部人士告诉我:现在干部不够用了。之前阿里入股高鑫零售,在合作的一个礼拜前,张勇对黄明端说:Peter,我有一个要求,你答应了我们就签协议?;泼鞫宋适裁匆?,张勇说:保持团队稳定?;泼鞫艘豢诖鹩?。到现在为止,不光黄明端没走,大润发管理层一个都没走。

张勇找人(他习惯把引进人才叫找人,而非招人)有几个标准,一个是35岁以下(黄明端破例了),一个是财务自由。他认为,只有财务自由的人才会心思纯粹,工作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改变行业、改变世界。张旭豪符合这两个条件,而且,他还很有饥饿感,想做一番事业——至少今天面对记者是这么说的。

即使无法像蒋凡那样在阿里体系内一路晋升,张旭豪最终选择离开阿里,那也肯定不会是现在。至少在饿了么彻底融入阿里生态体系之前,阿里需要张旭豪留下。

收购饿了么的战略意义,正如张勇在内部信中向阿里员工表达的,外卖是本地生活服务重要的切入点,而饿了么依托外卖服务形成的庞大立体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,成为支撑各种新零售场景的物流基础,将让阿里的新零售体系如虎添翼。

盒马CEO侯毅曾说盒马不做外卖生意,因为外卖只有两个送餐高峰期,其他时间都闲置,性价比划不来。但2月份我跟侯毅深聊过一次,他表示盒马不久将启动外卖业务。盒马对外卖业务态度的改变,很可能就是由于饿了么提供的配送支持。有了饿了么,阿里的新零售体系就像是多了一张地网。

所以,张勇才会说:饿了么是阿里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收购。

既然把公司卖给了阿里,那么,该给自己取什么花名?张旭豪表示,自己没有想过,“我们是独立公司、独立体系,没有这样的文化。”张勇和张旭豪在各自发出的内部信中均表示,饿了么继续保持独立品牌,独立运营,而非像之前外界猜测的,合并到口碑。

3月份在经纬做分享时,张旭豪讲过一个故事:跟阿里谈融资时,有一次他和经纬合伙人张颖在香港吃宵夜,看到碗外面写着“战斗碗”,碗里面写着“赢”,两人觉得意头很好,应该买一打,但店家不肯卖,张旭豪对张颖说,我来想办法,到时候送你一个。后来他果然弄到了几个,送给张颖、蔡崇信各一个,自己也留了一个。张旭豪当时告诉张颖:如果(外卖)这场仗打赢,就把这个碗砸掉。

那么,现在公司卖了,这个碗砸掉了吗?

“还没有,”张旭豪说,这个碗还安然无恙地放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“现在还没有完全压倒性的胜利,我相信,未来三五年内会把它砸掉。”

  • 分享到: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

专栏

何振红

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社长

马吉英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记者,关注汽车、...

黄秋丽

《中国企业家》主笔,关注地产等领域

萧三匝

《中国企业家》高级编辑,关注思想、...

周夫荣

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